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吕翎:鼠年说鼠

2022-12-23 13:21:41 92

摘要:2020年是中国农历的鼠年即庚子年。鼠为十二生肖之首,与十二地支相配,故称子鼠。民间有敬奉子神的习俗,难道人人喊打的“老鼠”还有什么可敬的吗?当然,老鼠繁殖力强,古人祈求生命繁衍、子孙兴旺,于是,便产生敬奉子鼠的多子多福的生育观。记得从小我...

2020年是中国农历的鼠年即庚子年。鼠为十二生肖之首,与十二地支相配,故称子鼠。民间有敬奉子神的习俗,难道人人喊打的“老鼠”还有什么可敬的吗?当然,老鼠繁殖力强,古人祈求生命繁衍、子孙兴旺,于是,便产生敬奉子鼠的多子多福的生育观。

记得从小我在幼儿园就会唱“小老鼠,上灯台,偷油吃,下不来……”的儿歌。民间婚俗中有贴《老鼠上灯台》、《老鼠偷油》等生命题材的窗花,蕴涵了一种古老的生殖崇拜观,传达着祈子多福的情感,因为新人婚后的第一愿望就是生子,祈子的愿望自然会寄托在繁殖力强盛的老鼠身上。而家喻户晓的《老鼠嫁女》故事则表现了人鼠关系的无奈和幽默,甚至在江汉平原还有“老鼠嫁女节”,时间是正月二十五,当晚,家家户户不点灯,静坐床头,摸着黑吃一种叫老鼠瓜瓜的面食,给老鼠嫁女提供方便,以免得罪了鼠族,一年消停不了。可笑的是,人们送鼠女出嫁竟嫁给了老猫,折射出一定的厌鼠情绪,却通过以礼相送的形式“送瘟神”,显示国人化害为吉的美好愿望。

过去,在一些民族地区,甚至有视老鼠为英雄的。因为,鼠善咬,一生都在嗑东西,若能把个浑沌世界、昏暗天地咬开,开辟一个光明的大千世界,何其美也!古代的子时又是半夜11点至凌晨1点之间,正是天地相交,浑沌初开之际,老鼠最为活跃,天开于子的造化之能,创始之功,便被赋予给了老鼠,相信老鼠能带来兴旺,由此留下“鼠咬天开”之说。

我们常常把应敬之人称为老者,什么老子、老总、老师、老前辈、老人家……那老鼠值得尊重吗,何以冠个“老”字?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有曰“人谓之鼠其寿最长故俗称老鼠,其性疑而不果……”况且,老鼠一降生就长着胡须,生就带着“老”相。更无可否认的是,老鼠在地球上已进化了几千万年了,的确比仅有区区几百万年历史的人类要古老得多。

敬鼠者莫过于印度,1998年,我在印度学习,在下榻宾馆的房间发现一只小鼠,于是,我设计了一个扣碗式捕鼠装置,很快,就扣小鼠于碗底。当我把皮肤黝黑的服务员叫来,让他处理,他竟然傻子似地直接掀开碗去看,老鼠当然逃之夭夭了,气得我哭笑不得。后来,我似乎明白,他不是傻,而是放鼠逃生。

在印度,奉鼠为神,在寺庙的守护神中,有一位叫多闻天王的大神手托老鼠。印度有老鼠庙,信徒们坚信“人死变鼠,鼠死变人”的轮回,所以,那位Waiter当然不会置小鼠于死地了。令人佩服的是,印度更多的是蛇庙和敬奉眼镜蛇的神龛,万物有灵的信仰,使其生物呈现着多样性。

我也曾有在麋鹿苑的库房与老鼠同居一室的经历。无论昼夜,当你静坐读书时,便有老鼠招摇而过,君子动口不动手,我试图以大声断喝的方式吓跑它们,根本不灵,欺人更甚的是,它们居然还趁我不在,往我床上拉屎。于是,我也不客气了,安装了捕鼠夹,用红枣做诱饵,这招果然奏效,很快,一只无名鼠辈丧命于铁夹。怎奈,从此之后,我无论用什么香甜美味诱惑,都再未得逞。难道这屋的老鼠真的“吃一堑,长一智”,难道他们会奔走相告:“千万别上那属鼠的家伙的当!”

在中国民间,早就知道老鼠多疑,所以,每当投药时,老人就会叮嘱:“你们莫提放药的事,一说了老鼠就不吃了,它们可精了。”真有这么回事吗?我看它们未必听得懂人话,但事实证明,老鼠还确有“不二过”的本事。

老鼠是不离人类左右的伴生动物,所以,难免有学者为之撰写文章、提诗做赋。著名的包括春秋《诗经》中的《魏风硕鼠》;唐代柳宗元的《三戒、永某氏之鼠》;宋代苏东坡的《黠鼠赋》……而我最欣赏的艺文为明代龚诩写的《饥鼠行》:

“灯火乍息初入更,饥鼠出穴啾啾鸣。啮书翻盆复倒瓮,使我频惊不成梦。狸奴徒尔夸衔蝉,但知饱食终夜眠。痴儿计拙真可笑,布被蒙头学猫叫。”

说是半夜老鼠出动,扰得笔者难成入梦。饱食终日的宠物猫却在酣睡,于是,孩童采取了一个憨态可掬的行动,企图吓唬老鼠:“布被蒙头学猫叫”,估计也是徒劳。

有史以来,就总体格局来说,人与老鼠一直势均力敌,至少并未战胜这个身体渺小却愈挫愈奋的对手。在人与动物的博弈史中,老鼠是曾经致人死亡率最高的动物,14世纪蔓延于欧洲的黑死病即腺鼠疫,导致2500万人死亡,占当时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。

哺乳动物中,老鼠的家族最为兴旺,南美的水豚可谓最大的耗子,体大如猪,老鼠的种类繁多,啮齿目下多达1700个种,就是说,全球共有1700种耗子,而且个个身手不凡,生命力又是如此顽强,所以,我在1999年设计的灭绝动物多米诺骨牌时,石刻上排列最后灭绝的动物不是人类,而是鼠类。毋庸质疑,老鼠,从前就比人古老;未来,还将传宗接代,老而弥坚。

动物对人的报答,我听说过“狗有湿草之恩,马有垂缰之义”的典故,但古人还有“义鼠”的描述,〈广异记〉云:“崔嶷,其宅有鼠,数百头于庭中,两足行,口中作呱呱声,家人无少长,尽出现,其屋轰然而塌”。虽然让人不可思议,但我还是宁信其有,至少是我们为对手发出的一种宽大为怀的赞美吧。

中国人赋予老鼠以仁义之名,外国人同样。美国电影艺术家沃特.迪斯尼于1928年创造了“米老鼠”的卡通形象。近一个世纪以来,智勇双全、仗义“鼠”才的米老鼠,几乎是妇孺皆知,红遍全球,可谓人类献给老鼠的最隆重的礼遇了。其实,人类对老鼠最应采取的的态度,或说给老鼠最理智、最恰当、最科学的待遇就是保持其天敌的存在,保持老鼠天敌乃是对其生态权利的尊重,而这恰恰是现代人所作所为的薄弱之处。

人类作为一种动物,对我们的其他动物伙伴的心理始终是爱恨交加,对老鼠也是这样,既敬又畏,即恨又怕,还无可奈何,本指望置之死地而后快,却越灭越多。事实证明,人鼠之间的僵持是没完没了的,你就甭想完全得胜,只能承认,人类鼠类,旗鼓相当,如影随形,协同进化。

培根说:战胜自然的唯一方法就是顺从自然。对待老鼠,我们只有尊敬自然,只要有老鼠的天敌:黄鼠狼、猫头鹰、果子狸、蛇、鹰、狐狸、野猫等存在,老鼠就不得不苟且偷生,低调行事,否则,它们就要对你施以颜色,给你闹个地覆天翻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